手機資訊 ?? 期貨日報電子版 ??
首頁 >> 電稿庫 >> 報刊文摘 >> 期貨日報 >> 正文

站內搜索:  高級搜索

新型棉商成為市場的一道風景線

為進一步推動現貨市場與期貨市場的融合,幫助相關企業和投資者及時把握產業發展趨勢和市場變化特征,2019年10月13日至19日,在鄭商所的大力支持下,期貨日報與上海市期貨同業公會聯合,在新疆舉辦了“2019年期貨風險管理公司新疆棉花紅棗產業調研暨培訓”活動。

調研團對新疆地區的棉花種植、加工、流通與貿易、消費等進行了重點調研,對當地棉花產業企業利用期貨、期權工具的情況進行了深入了解。站在促進產融結合的角度,聚焦邊疆地區的長遠發展問題,對今后農產品期貨市場功能發揮、“期貨+保險”、棉花價格補貼等市場熱點問題等作出了評估,宣傳并推廣了成熟產業企業利用期貨、期權工具的經驗和模式。

A面積穩  單產減  衣分高

10月中旬的新疆處處是美景,其中最美的是那一望無際的、雪白的棉田,朵朵盛開的棉花一直蔓延到天山腳下。

目前,新疆新季棉花采摘、收購正值高峰期,作為棉花期貨交割定價基準地,新疆棉花決定著國內棉花市場走勢。同時,隨著以鄭棉期貨、期權市場為基礎的“點價與基差交易”成為市場主流,充分發揮棉花市場功能,促進“保險+期貨”等創新業務在棉花產區的推廣,搭建產業與金融市場對接的橋梁,推動產業轉型升級已成為重要工作。

從南北疆主要棉花產區調研情況來看,今年新疆籽棉單產和總產雙雙下降的概率較大,但由于籽棉的衣分普遍偏高,預計今年新疆皮棉產量變動幅度較小。目前,新疆各棉花產區對籽棉單產和總產的下降幅度說法不一,保守估計是單產平均減少5%,但有一些貿易商和軋花廠預計減產幅度在10%左右,也有個別地區的棉農、軋花廠給出15%左右的減產幅度。

記者調研了解到,導致籽棉單產下降的主要原因:一是今年5月部分產區出現了低溫天氣,導致棉花生長所需積溫不足,令棉花株高下降;二是一些地區在7月出現了高溫天氣;三是在棉花生長后期,部分地區出現了大風、冰雹等強對流天氣,最終導致今年新疆棉花生長發育期推遲5—7天,令棉花的單鈴重下降,不利于單產的提高。同時,新疆棉花進入成熟期和采摘前期氣溫較低,很多地區的棉花在打了脫葉劑之后效果不明顯,這不僅讓僵桃、空桃出現的數量較大,而且令棉花葉子脫落不凈。

“最終的籽棉產量預估不是十分樂觀,與采摘前的預期值存在較大差別。”新疆閆氏德海農業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閆友法告訴期貨日報記者,在籽棉開始采摘前,鐵門關市的很多棉農等預期籽棉單產在400—420公斤/畝,實際采摘后只有350—380公斤/畝。

據石河子市部分棉農、棉花種植合作社負責人介紹,今年籽棉單產普遍下降,采摘下來的籽棉重量明顯不及去年,很多棉籽不飽滿,減產幅度約在50公斤/畝,但籽棉衣分較去年高出1%左右,預估北疆地區整體減產5%—10%。

另據呼圖壁縣云龍棉業有限公司總經理陳志滿介紹,當地部分棉田籽棉單產減少60—80公斤/畝,普遍減產50公斤/畝左右,但今年的籽棉衣分高一些,會對皮棉產量形成彌補作用。

根據今年新疆棉花的實際采摘面積分析,雖然在此之前市場預期受環境治理、退耕還林還草、“黑地”不讓開墾等因素影響,棉花種植面積下降,但總面積仍保持穩定,所以不會令今年新疆棉花總產量出現斷崖式下降。

整體來看,今年新疆棉花生育期推遲,籽棉采摘時間比去年晚了5—10天。從已采摘籽棉單產來看,北疆單產降幅略大于南疆,而由于衣分偏高,新疆皮棉總產量或較為樂觀。據業內人士估算,北疆皮棉產量約為200萬噸,南疆約為300萬噸,新疆皮棉總產量減少5%左右,總產量為500萬—520萬噸,其中兵團皮棉產量在200萬噸左右。

B機采多  成本降  質量升

近年來,期貨日報記者持續在新疆調研,深深感受到棉花種植規模化、良種化、規范化、機械化等正在為這個產業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不僅解決了勞動力匱乏的難題,而且提高了棉花種植的綜合效益。特別值得重視的是,還提高了棉花的整體質量,讓部分產區的棉花整體質量高過了一些進口棉花的質量,解決了下游紡織企業“三絲”難控、難降、投入大的原料質量控制難題。

記者在調研中發現,北疆地區籽棉采摘基本上實現了機械化。由于機采棉成本低、品質較統一、“三絲”少,大大提高了其性價比,很受下游企業青睞。同時,南疆地區棉花機采的范圍大幅增長,機采的速度高、成本低、質量好,這讓越來越多的棉農和棉花種植合作社等接受了這一新事物。

據閆友法介紹,從工作進度來看,一臺大型采棉機24小時可以采摘800畝棉花,一臺中型采棉機24小時可以采摘400畝棉花,一個壯勞力24小時不吃不喝不睡覺可以采摘2畝左右的棉花。從成本來看,中型采棉機機采成本為120—130元/畝,大型采棉機機采成本為200元/畝,采棉工人拾花費為2.5元/公斤,一天約采摘100公斤,1畝棉花人工采摘成本在1000元左右。從采摘的籽棉質量來看,機采棉可以不落地直接運走,而人工采摘需要中間搬倒數次,在這個過程中很容易混入雜物,大大降低了籽棉質量。

穿梭在廣闊的棉田中,調研團可以看到一個個單重有2.5噸的“大棉球”,很是惹人喜愛,而能夠產出這樣“大棉球”的就是大型采棉機,其被廣大棉農親切地稱為“下蛋機”。一位“下蛋機”機手告訴記者,他們4個人一臺機器,在籽棉采摘季,他們一天24小時兩班倒不停機,好的機手3—5年就可以收回投資成本。另外,在很多軋花廠可以看到這種“大棉球”被碼放得整整齊齊,不僅節省場地,而且搬運方便。部分軋花廠為了多收購一些質量較好的“大棉球”,還通過每公斤提高兩毛錢的方式來吸引棉農。

C開秤價先低后高  市場收購較理性

受籽棉采摘機械化程度提高的影響,今年新疆籽棉上市速度快、數量集中、收購時間縮短,預計11月上旬新疆籽棉采摘和收購進入尾聲。今年新疆籽棉收購價上市以來,整體運行穩定,并呈現出低開后小幅揚升的發展態勢,軋花廠收購心理比較理性,往年經常出現的加價搶收現象減少,但個別地區收購價在上市初期波動頻繁,有的軋花廠一天調整8次籽棉收購價。

據記者了解,上市初期,除部分地區手摘棉價格較高外(如巴楚地區收購價一度達到6元/公斤),很多地區籽棉開秤價不高,最低時籽棉收購價普遍為4.3—4.6元/公斤。不過,隨著籽棉采摘加快和收購大面積展開,今年新疆棉花單產普遍下降得到了市場認可,市場心理發生了改變,部分軋花廠開始上調收購價,提振籽棉收購價全面走高,并在兩周內累計上漲約1元/公斤。

從南北疆軋花廠的表現來看,南疆地區軋花廠的籽棉收購更理性,主要原因是去年南疆地區很多軋花廠搶購籽棉、囤積皮棉虧損嚴重,今年籽棉上市后,部分軋花廠吸取了教訓,其收購也較為謹慎。

記者在呼圖壁縣云龍棉業有限公司了解到,該公司近年來棉花種植、籽棉加工與皮棉貿易做得風生水起,這家企業在新疆從事棉花產業已有10多年,當前不僅擁有大面積的棉田,而且實現了產業一條龍發展,公司下屬的軋花廠、布廠等一方面可以解決自家生產的籽棉出路問題,另一方面可以幫助當地棉農解決籽棉銷售問題,當前該公司下屬的11個軋花廠皮棉產量已達到10萬噸。

面對今年籽棉收購市場的新情況、新特點,云龍棉業有限公司總經理陳志滿自然有清醒的認識,多分析、多調研、不跟風、不蠻干、量力而行是他的主要經營理念。今年公司將生產皮棉8萬噸,根據籽棉收購進度,部分皮棉已與下游企業簽訂了訂單,同時也利用棉花期貨市場進行了適量的保值操作。

“去年新疆地區有很多軋花廠特別是南疆地區的軋花廠抬價搶收籽棉,把皮棉生產成本抬高到了15500元/噸左右。隨后國內期現貨棉價聯袂下行,很多沒有及時拋售棉花的軋花廠和貿易商受到了較大損失,南疆地區部分軋花廠資金鏈斷裂,今年不得不把軋花廠出租出去,或者抵押給債權人。”陳志滿告訴期貨日報記者,今年籽棉收購價雖然低開高走,但收購市場與往年相比運行平穩,很少出現搶購現象。與此同時,南疆地區今年機采棉比例增加,部分軋花廠加工機采棉的經驗不足,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收購進度。另外,一些軋花廠和貿易商的“點價套保”意識增強,未來交售皮棉的時間比較寬裕,軋花廠在心理上較為放松。

D期市引導作用大  產業集中度提高

在新疆,調研團還發現了一個不同于往年的特殊現象,即市場出現了大量新型棉商,這些棉商與傳統的棉花貿易商有很多不同之處:一是新型棉商擁有大量資金、市場信息掌握豐富、專業水平高;二是新型棉商十分懂得運用棉花期貨、期權工具,做起棉花生意面臨的風險不大;三是新型棉商與棉花產業的上下游產業企業聯系廣泛,做棉花生意的手段與方法靈活,價格調整順勢而為,在棉花市場得心應手。

“這位年輕人還不到30歲,進入棉花市場才3年多,但他單憑經營棉花這一項業務,一年就可以為公司創收1000多萬元的毛利潤。”與記者一同參加調研的劉陽指著一位小伙子說,他就職于浙江一家期貨風險管理公司,肯學、能吃苦、愛鉆研,3年多的時間就已經在棉花圈內建立好了自己的業務平臺,每年主要進行棉花的期現貨套保與基差交易等業務,不僅幫助部分軋花廠、棉花種植合作社解決了資金少、賣棉難問題,而且為一些紡織企業解決了原料采購融資困難、生產周轉庫存建立難等問題,更為重要的是,宣傳并推廣了棉花產業企業利用期貨、期權市場工具及平臺知識、模式,促進了產融結合。

通過在鐵門關市星宇信達紡織有限公司、冠農匯錦物流園及庫爾勒銀星物流有限責任公司等產業企業的調研了解到,近年來,隨著新疆棉花產業穩步發展,特別是紡織產能進一步提升,新疆已成為國內棉花、棉紗市場的中心。同時,在鄭商所與眾多期貨公司、機構在新疆針對棉農、農業合作社等開展“期貨+保險”等業務以來,新的經營理念、金融工具送到“田間地頭”,棉花期貨、期權市場對產業發展的引導作用不斷擴大,產融結合進一步得到提升,產業企業主動利用棉花期貨工具成為市場主流,特別是“基差交易”模式已經取代了傳統的“一口價”交易模式。

據了解,自2014年以來,新疆棉紗行業在政策扶持下迅速發展。目前,國內多數大中型紡織企業均已在新疆開設分廠,如華孚、華芳、華茂、如意、天虹等。當前新疆的紡織產能已有2000萬錠,年消耗棉花200萬噸左右,不但提前3年實現了產業發展目標,而且提高了新疆棉花就地消化的能力,完善了棉花產業鏈條。未來,新疆棉花產業結構將由以生產棉花原料為主向產銷一體化轉變,棉花貿易商、廣大投資機構等會越來越重視新疆棉花市場。另外,從新疆地區的紡織產業政策來看,當地已經開始限制低端產能進入,鼓勵產業鏈向后延伸,補貼政策正在逐步按照規模、檔次、建廠時間的不同等區別對待,產業向下游延伸的速度提高,產業集中度提高,產業企業避險意識和需求增強。

國內棉花市場產業中心轉移、市場價格中心轉移,自然不會逃過鄭州棉花期貨、期權市場的“眼睛”。根據市場變化,鄭商所不斷調整與完善新疆地區棉花期貨交割庫的布局,調研了全國各地的交割庫升貼水情況,鄭棉盤面價格正在以新疆棉為基準價有序波動,而棉花期貨倉單交割計價基準地轉移至新疆,則標志著國內棉花產業新格局的形成。

石河子市的棉花加工商張慶春認為,合理利用金融衍生品工具可以有效幫助企業降低經營風險。目前,期貨市場服務實體經濟日漸深入,國內棉花產業的發展已進入新階段,新型棉商的出現、期貨倉單棉庫存取代原來的商業和社會庫存等,說明棉花市場的無形之手的調節功能越來越強,在棉花目標價格改革甚至是農產品價格改革和補貼方式改進方面,國內期貨市場正在扮演越來越重要的角色。

記者調研發現,國內棉花產業在向資源優勢地區新疆轉移的過程中,產業鏈上的很多企業都很善于利用期貨等金融工具。例如,新疆很多棉花種植大戶在種植前、籽棉出售前均要參照鄭棉價格制定計劃,這樣就避免了盲目擴種、籽棉售價過低的現象。對于部分大型紡織企業來說,增加棉花和產品庫存要承受價格下跌風險,而保持棉花和產品低庫存又面臨價格上漲與未來可能采購不到原料的風險。此時,企業只要通過鄭棉市場進行“基差交易”或“場內外期權交易”就可以應對上述問題。

期貨日報記者在今年的籽棉收購過程中了解到,部分籽棉收購數量較大的棉花加工企業已早早地與新型棉商、下游紡織企業通過期貨盤面點價的方式簽訂遠期供貨合同,不僅早早地拿到了訂金,找到了棉花抵押融資渠道,而且提前鎖定了收購價區間和加工利潤。

綜合調研情況分析,今年新疆棉花市場主要呈現出四個方面的特征:一是棉花面積穩定,籽棉單產減少,但籽棉衣分偏高;二是機采棉范圍進一步擴大,籽棉采摘成本整體趨降,皮棉質量得到提升;三是籽棉開秤價先低后高,市場收購較理性;四是期貨市場功能在棉花市場得到充分發揮,棉花期權市場的作用逐步彰顯,兩者的引導作用越來越大,新型棉商成為市場的一道風景線。

版權聲明:本網所有內容,凡來源:“期貨日報”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期貨日報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布/發表。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期貨日報",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責任編輯:孫亞寧

《期貨日報》社有限公司版權聲明

專欄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棋牌送30彩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