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資訊 ?? 期貨日報電子版 ??
首頁 >> 新聞 >> 市場新聞 >> 正文

站內搜索:  高級搜索

養豬大戶財富超過王健林!月薪2萬招人,你準備好辭職了嗎?

這幾天,一則高薪招聘大學生的消息刷爆了朋友圈,一家叫做牧原股份、主業養豬的公司,針對復旦大學開出了令人眼紅的天價薪水。

如果你是本科應屆畢業生,每月20000元起;如果你是碩士,每月22000起;如果你是博士生,每月24000元起。要知道,2018年,高校畢業生的初次就業平均月薪僅6000元。

除了應屆生之外,社招也是待遇優厚。這家公司給出100個千萬年薪崗,1000個百萬年薪崗。牧原股份還給出了一個晉升的實例,2010年入職,2018年年薪60W+,第一期持股10萬股,第三期持股凈收益高達149萬。

想當年還在念書的時候,老師還對我說“不好好學習,你不如回家養豬算了”。現在看來,老師真的是為了我好啊!

而在天價薪水的背后,是董事長的身價暴漲。在最新發布的《財富》富豪榜中,牧原食品股份掌舵人秦英林家族憑借牧原股份利潤暴增登上了第9位,身家高達1173.8億,遠遠超過了曾經的國民首富、如今排名14位的王健林,。

事實上,從2014年開始,值得一提的是,秦英林就一直穩坐河南首富“寶座”,靠養豬富甲一方。

“站在風口上,豬都能飛起來。”現在,豬的的確確是占到了風口上。2018年以來,由于受到了非洲豬瘟疫情的影響,豬肉價格呈現了一飛沖天的態勢,從平均十幾塊錢一斤迅速上漲到三四十塊錢一斤,有些地方的豬肉還能達到四五十一斤。

資本市場也走出了一波“生豬行情”。今年以來,豬產業指數漲幅近90%,天邦股份、牧原股份、唐人神、新五豐等豬肉股股價創出歷史新高。

而牧原股份更是堪稱“豬中茅臺”、笑傲股市。2018年年末,牧原股份股價一路震蕩上行,一度突破百元大關,最高升至103.6元/股,近一年漲幅超過220%,公司市值也突破2000億元!

當許多網友還只是在紛紛感嘆“不如回家養豬算了”的時候,真的有人已經落實了這一行動。

前端時間,網上就曝出了“打折賣掉北京的房子回老家養豬的消息”。有人以低于市場價100萬元的價格,把北京的房子賣了,還完貸款最終到手800多萬元,資金一到,就拿著錢到山西養豬去了。

想想看,一頭母豬,一年產2、3 胎,每胎 10 個左右,豬仔半年就可以出貨,算下來一年一頭母豬的凈利潤在 2w 左右;有個幾百頭的話,一年下來就是幾百萬啊,如果有個 1000 頭呢?

看來,養豬真的是隱形的暴利行業啊!

但養豬,真的是一門好生意嗎?

其實,養豬是一項風險很高的生意,稍有不慎就會血本無歸。

目前絕大多數生豬都采用的是散養模式。數據顯示,我國總共有5000萬個養豬場,而年出欄量500頭以上的大型養豬場,只有26萬家,占0.5%。

而若是采用散養,那就意味著,從此你甚至一家人的生活就將與豬牢牢綁定,吃住都要在離豬不遠的地方。

此前有名養殖戶這樣描述過自己的辛酸經歷:“春節期間,就出去打了一輪牌的功夫,母豬就生產了,結果所有的小豬崽全部被母豬壓死了,一大家子人一年的心血都全廢了。”

在大規模的風險面前,散戶更是毫無抵御之力。有數據統計,截至今年3月上旬,公布的113起疫情案例中,有超過一半的疫情都發生在散養戶中。而由于非洲豬瘟的影響,大規模的散養戶也退出了市場,以山西省為例,這個年出欄量近180萬頭的生豬產業第一大市有三分之一的養殖戶選擇退出了養豬業。

散養戶如此,大型養殖場其實也不好過。不僅要琢磨育種、飼料、料肉比、商品代存活率、人工授精等,還要操心疫苗、大氣污染、水污染等無數瑣事。

更不用說豬圈的臟亂差,絕非一般人所能想象。此前我們去養豬場考察時,大家都是全服五張,口罩、防毒面具、鞋套全都帶全了,但幾天過后,大家都默默地把這些行頭全部放下了。因為養豬場里氣味實在是防毒面具抵御不了的,鞋套則會在行走時被豬糞吸住,稍不留神就會中招,戴了還不如不戴。

國民首富王健林曾經也打算養豬,還考察了全國5個養豬企業,結果發現養豬不僅風險高、投入高、成本高,而且利潤微薄。

在一段內部視頻中,王健林壓著火氣說道:“原來我以為蓋個豬場……他回去跟我說要十萬頭豬場要幾個億,我說你蓋個豬場要幾個億,我們蓋個五星級酒店才多少錢?”

別看現在A股上市公司賺得盆滿缽滿,但其實養豬是周期性產業,錢來的快、去的也快。數據顯示,自2006年以來,我國已經經歷了三輪“豬周期”,前三輪豬周期均歷時4年左右,上行周期分別為2年、15個月和2年,最高漲幅分別為132.6%、98%和76.6%。

現在,我們正在走入第四輪周期,相比以往的周期,此輪上漲增長速度更快、幅度更大。但大家知道,周期性行業,有波峰也有波谷。在高價的誘惑下,生豬存欄和供給均會大大增加,而價格也會相應回落、步入低谷。

養豬場穿越豬周期的難度,不亞于股民穿越牛熊。例如豬價在2007年5月向上突破了養殖成本線,于是大量農戶覺得發財的機會來了,開始拼命補欄母豬。10個月后,膘肥體壯的商品豬進入市場,2008年5月,豬價開始大幅回落,一年后豬價探底。

要知道,生豬養殖從來都不是短期內的投機行為,而是一種長期的投資行為。前期必須要有充足的資金、人才、場地等方面投入。而養殖的時間也至少需要半年到一年左右。綜合各種因素看下來,至少需要一年以上的時間才能正式對外銷售,逐步收回投資。

而恒大集團首席經濟學家任澤平此前曾在報告中指出,價格拐點可能會發生在2020年下半年。所以現在入場的投機者,很可能面臨會被收割的命運。

那么有沒有一種方法,可以解決養豬行業的這一系列痛點呢?

答案是技術。近年來,無數互聯網大佬,阿里馬云、網易丁磊、京東劉強東,紛紛下場養豬,就是想用技術來改造傳統產業。

2015年,烏鎮第二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上,網易董事長丁磊在臺上激情地說道,“網易豬場豬尿處理后的水,我甚至可以喝下去”。

在網易的養豬場里,所有的豬都享受的是VIP超級待遇,他們會通過提供合適的豬均面積、結合創新設計的布局和調教引導,讓黑豬能夠進食、休息和排泄三點分離,每頭豬都有自己專用的“豬馬桶”。

而針對排泄物處理,網易味央聯合國內科研機構做了技術攻關突破,處理凈化完畢的水質甚至超過城市自來水標準。這些水全部用于沖洗豬舍和豬用馬桶,已經實現了零污染零排放。

也就是說,網易的味央豬,上廁所要蹲馬桶,產出的排泄物經過凈化,真的可以達到飲用的程度。

“我們的豬蹲馬桶、睡公寓、不打針、不吃藥,生活習慣比很多人都要健康。平時吃的是網易獨家飼料,是國際營養學家結合國內專家提供的科學配方。”丁磊如此驕傲地炫耀自己的戰績。

正因此,網易的“丁家豬”成為了歷屆互聯網盛會必不可少的菜品之一,丁磊曾在烏鎮互聯網大會上以“丁家豬”宴請了一干互聯網大佬,比如騰訊馬化騰、聯想柳傳志、新浪曹國偉等,這些人吃完之后紛紛對其贊不絕口。

這場“豬肉宴”上雖然沒邀請馬云,但馬云也做起了自己的豬肉生意。相比網易的高品質豬生活,他打出的牌是“AI養豬”。

每頭豬都能有自己的檔案。通過豬臉識別技術,每一頭豬都會被建立一個數據庫,從出生到成年被賣掉全程數據化管理,根據不同體質狀況進行個性化管理。

利用AI技術,能夠精準判斷豬當下的生存狀況。比如,對于飼養豬的行為特征、進食健康、肉料比進行分析,再結合聲學特征和紅外線測溫技術,可通過豬的體溫、咳嗽、叫聲等作判斷是否患病,預警疫情。

除次之外,運動量也成為了阿里養豬的新標準。阿里在在養豬場里裝了大量的攝像頭,用以采集、分析出每頭豬每天的運動情況。若是達不到標準,飼養員會強行驅趕它們外出“運動”。

在技術的賦能下,養豬的效率大大提高。阿里云數據顯示,AI可以讓母豬每年多產3頭小豬仔,且豬仔死亡淘汰率降低3%左右。

互聯網創業有句經典的名言:“所有傳統生意,都值得用互聯網再做一遍。”誠然,技術的變革已經顛覆了各行各業,那么在高科技的加持下,風口上的豬還能飛多久?讓我們拭目以待。

責任編輯:張玉潔

《期貨日報》社有限公司版權聲明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棋牌送30彩金app